法制晚報訊(記者平影影 仝璇 李松) 在全國兩會上,餘額寶等互聯網金融產品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新話題。昨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不會取締餘額寶,但相關監管政策會更加完善。
  今天上午,《法制晚報》記者採訪發現,金融業內人士普遍預測,風險控制、虛高收益宣傳等或是未來監管的重點。
  猜想 對餘額寶的監管 將從哪裡入手?
  ■進行風險控制
  法晚記者上午採訪的多名銀行及基金業內人士分析說,對於餘額寶的監管重點首先是風險控制。
  “餘額寶的規模太大了,如果發生巨額贖回又無法及時提現,通過互聯網的快速傳導,將引發連鎖效應,會造成整個市場的流動性危機。”大同證券分析師張誠說道。
  張誠表示,一旦基金投資出現問題,小額散戶可快速跳出,而大額投資者受贖回上限影響,賬戶資金可能需要一周甚至一個月才能完成全部贖回,“不出事還好,出事的話極有可能血本無歸。”
  他表示,要想避免巨額集中贖回帶來的風險,提高貨基風險準備金勢在必行。
  ■規範收益宣傳
  包括餘額寶在內,各類互聯網理財產品在宣傳時都會打出“高利息”的招牌,比如百度百發就曾經喊出8%的年化收益率。不過業內人士指出,如果用戶過度關註收益率,往往會忽視風險。以餘額寶為例,多數投資者都以為其是保本高收益理財,但事實上其投資的貨幣基金屬於非保本浮動收益,具有一定的風險。
  “互聯網理財產品多數是與貨幣基金合作,資金主要投向協議存款、同業拆借等,收益高低與市場資金面鬆緊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並不會一直保持高收益。”一名銀行業內人士表示,多數互聯網理財產品都是在市場資金面較緊時推出,並極力宣傳階段性的高收益,“這種虛高的收益宣傳,在未來應該會首先得到監管。”
  ■推出三方監管
  張誠告訴記者,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歸央行監管,基金行業歸證監會監管,存款類業務歸銀監會監管,而餘額寶則屬於“跨三界”的產品,“可以說,目前餘額寶類產品在監管上是存在一定空白的,雖然央行表態不會取締餘額寶,但三方監管必然會很快推出。”
  此外張誠表示,眼下傳統金融產品對接新興支付方式或是電商銷售渠道的法律法規也急需完善,“要使這一類產品在有法可依的基礎上正常接受監管,整體做大做強,避免出現法律盲區或者是一家獨大的局面。”
  回應 不存在監管缺失
  今天上午,阿裡巴巴小微金融市場服務總監陳亮在接受法晚記者採訪時表示:“天弘增利寶貨幣基金歸證監會管,支付寶歸央行管,所以不存在監管缺失的問題。”
  陳亮指出,支付寶誕生之初,一直有各種質疑聲音認為其處於“灰色地帶”,“今天的餘額寶和當年支付寶的處境一樣,其實在餘額寶推出時,我們就一直保持和監管層的各種溝通。”
  針對業內指出的餘額寶投資風險等問題,陳亮認為並不存在。“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是假設,事實上餘額寶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和違規現象。目前,監管部門也沒有說有問題。”陳亮表示,除了央行和銀監會,審計署也曾到餘額寶進行調研和檢查。
  陳亮表示,作為一款互聯網理財產品,餘額寶背後體現了基金設計、運作和互聯網雲計算等技術的結合。天弘基金和支付寶的管理團隊通過大數據精準預估申購贖回,提前準備頭寸,相比於傳統貨幣基金有更多技術支持。
  “投資者不必太擔心,餘額寶足以應對任何量級用戶的操作需求。”陳亮說。
  在談到餘額寶等互聯網理財產品時,招商銀行前行長馬蔚華昨日表示,餘額寶把錢存入貨幣基金,貨幣基金又把錢存回銀行,轉了一圈後錢的成本升高了,對實體經濟沒有任何意義。
  那麼餘額寶究竟是如何運作的呢?法晚記者採訪金融業內人士,並以圖片形式進行解讀。
  釋疑
  為何要通過基金公司操作?
  在資金緊張時,銀行會通過銀間市場,向其他銀行或者金融機構借錢,這稱為銀間交易。銀間交易的利率遠遠高於銀行存款利率,比如去年6月份錢荒時,兩周的SHIBOR一度高達8.566%,而同期銀行活期存款利率僅為0.35%。
  雖然利率較高,但銀間交易目前只允許機構參與,因此餘額寶起到的只是通道作用,它通過貨幣基金,將錢以協議存款的方式放入銀行後,可以獲得較高的利率。同時貨幣基金會保留一定的餘額,以保證用戶可以實時贖回。
  目前餘額寶有90%以上的資產投資於銀行協議存款。
  餘額寶的利潤從哪裡來?
  除了發放給用戶的收益,餘額寶的利潤主要來自管理費、托管費和銷售服務費。
  其中,托管費交給餘額寶的托管銀行中信銀行;銷售服務費名義上是交給天弘基金,但因天弘基金租用了支付寶的技術入口、服務,該費用都交給支付寶;剩下的管理費則是天弘基金的收入,但仍需跟支付寶分成。
  目前天弘基金方面並未透露分成比例,僅表示與支付寶的合作模式不是按量收費,付給支付寶的類似於廣告營銷費用。
  委員熱議
  百度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互聯網從業者都不是金融專家,我們目前做到的也只是金融營銷層面,對金融產品的創新,既沒有牌照,也沒有能力。我承認會有風險,創新永遠與風險並存。
  中國工商銀行原行長楊凱生:互聯網金融是個新東西,肯定有利於金融效率的提高,有利於金融服務普惠性的增強,但任何一類投資產品如果只宣傳收益,而不把風險說夠,這本身就是一種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重慶營管部黨委書記白鶴祥:餘額寶、零錢寶等互聯網金融產品和模式,為利率市場化接下來的普及做了鋪墊。從這個層面上講,互聯網金融的“野蠻生長”值得鼓勵。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互聯網對傳統行業的改變,是外在能力對原有資源的提升。它對金融是一種改良,也是一種顛覆。
  銀監會原主席劉明康:儘管互聯網金融現在發展勢頭很迅猛,而且也存在諸多優勢,但是互聯網金融要想取代傳統銀行業的所有業務是不可能的。
  文/記者平影影 仝璇 李松  (原標題:嚴管餘額寶 或先控風險)

全站熱搜

tggno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